夜間行走

夜幕里藏着悄悄眨眼睛的星星
=萧橙=木登
一百分杂食 想画啥画啥

献给沈昀川太太的一篇小情书

献给沈昀川太太:
    爱您。您笔下的乐,是您自称的那样“又野又爷”;您将我喜爱的男孩描述为“上阵劈红杏,下马斩桃花”,文字飞扬又恣意,迷得我上语文课脑子里直晃着您的各种随笔,期期艾艾想要讲台上划水的红太狼变成您的龙小姐。
    您写全职,用最现实最冷硬最犀利的笔调去勾画人生七苦。您笔下那些在小说中镁光灯下熠熠生辉的电竞选手们跨进北地的数九寒冬、粤地的脏污小巷,上着千万保险的金贵双手去在苦痛中挣扎撕扯,海报上代言上的光鲜笑脸此刻混着血与泥与汗,偶有几滴泪没能咽进肚里;风吹动他们身上沾着污物的衣衫——加油站工作服或是什么——使它们舞动着猎猎作响。那是求生的嘶吼,是不甘的咆哮。
    光鲜亮丽体面镀金的他们自然也数不胜数——他们生来不属于平庸。但没有谁一帆风顺,没有谁不曾再泥淖中挣扎,带着一身的疤走向意气风发。拼命抓住光明并为此伯赏性命的他们是那样有血有肉,这一切都是由您穿针引线织就。
    爱是那被巴黎的海风与哈雷都轰鸣掀掉花朵只余秃杆的奥斯汀玫瑰,是不爱花的人小心珍藏心上人送来的芬芳;情是那黑暗沟渠内地生死相依,是以后你的鱼虾蟹果皮都交给我。
    看《倒栽葱》,看《忧郁的热带》,看许久之前的一个小片段:少天在异国与父亲通话,克扣掉了四百刀的生活费。他们不是那些霸总侠士,却更令人心潮澎湃。作为一个涉世尚浅、未尝体会过多少人情世故的高中生,这为生计奔波的脚步声似就打在耳旁,这逐梦的汗滴似就擂在心上。他们也因贫穷而挣扎,因苦痛而跌跤。拜读文章时只觉血脉偾张,脑仁发麻,心跳如擂鼓一般响——生生读出了民(啊)国时期革(啊)命文学的味道。
    再翻一翻沈昀川上曰,您可不就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有着梦一样的高中经历的奇女子,浑身上下散发着浓厚的国学味道,不知怎的透出一股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照片的油墨香气,像是从书里走出来似的,骄傲又谦虚,实是艳煞我也。
    认识您太晚了,还是一个半月前搜刮乐昊tag才发现的…当夜熬到凌晨勉力读完了博客内三分之一的内容(全职+随笔,您其他的坑我都没入orz),接下来一周看完后都在翻来覆去地细细品味…双花那篇《wonderwall》反反复复读了三四遍,我们乐翻飞的衣角要把我魂给勾没了。
    真诚地喜爱您的文字,喜爱您笔下的乐轩孙黄昊喻等等大家所有人。喜爱您用或激烈或平和的口吻叙述一个个故事,喜爱您的随笔杂记所展现出的人间百味…啊啰哩巴嗦这么多,本就是会考复习期间晚自习的走神摸鱼(还摸在了巴掌大的记作业本上,日),结构松散语序混乱神志不清,简直不好意思给您看,还望不胜叨扰…
    最后给您拜个早年!(是不是早过头了)祝您2018多花多发,没有ky没有傻逼万事顺意佳乐安康,期待着您的更多精彩与惊喜❤!!!
                     一个小读者
                       18.1.8

一点碎碎念:一月八号晚上写完的,18.1.8这么好的数字结果却因为种种原因今天才抱着手机打出来…很难受。看了那么多文章点了那么多小红心小蓝手愣是没想出来一条合适的评论,这下憋个大的,希望能给您被考试和ky摧残的心灵一点慰藉……悄悄艾特您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评论(1)

热度(49)